今個與大家聊聊飛盤奇門的根源以及本居士學習奇門的感受。
任何技術的誕生都是現實生活的實際需要而產生的,這句話啥時候都不過時。一個技術從它誕生后它畢竟會隨著時間與實踐的需要而產生諸多變化。應該說易學門類中八字是門派眾多的一個技術,接下來是風水術,其次才是奇門遁甲。奇門遁甲的分化裂變主要是最近幾年,以前的古籍中并沒有如此多的派系,這也正反映了大家通過實踐認可了奇門。為何呢?
奇門遁甲過去一直是秘傳的東西,大家翻閱一下史書就會知道,過去的皇帝是禁止民眾學習奇門遁甲的。違者殺頭為示。這反而無形中增加了奇門遁甲的神秘與殺伐威力。由此可見在冷兵器時要想學習到奇門遁甲是件多么艱難而又危險的事情。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一股春風席卷神州大地,天道輪回,傳統文化重新煥發了生機。自張志春先生率同仁推出奇門遁甲丼字快速取盤法后,隨著《神奇之門》與《開悟之門》的宣傳,奇門遁甲猶如“昔日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張志春老師及其學生們對于奇門遁甲的實際運用做了不懈的努力,其中杜新會老師是最突出的一個。許多奇門遁甲案例的積累為后學者提供了很好的研修資糧。而后涌現出王鳳麟老師的《陰盤奇門》、幺學聲老師的《幺式奇門》、劉文元老師的《劉式奇門》……劉廣斌老師的書出的早,但是比較保守,于是跟隨張老師的人不絕如縷。以后又有丹南山人、于成道人等推出法術奇門,玄幻種種。在各位老師的推動下,奇門遁甲熱鬧非凡,蔚然大觀。
隨著奇門遁甲的推進許多人學習過程中遇到了瓶頸,因為神奇的奇門遁甲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用,而且很多時候要想判斷的很準確似乎變得非常不容易。于是乎對于奇門遁甲的傳承變得懷疑起來,認為奇門遁甲這么神奇神秘的技術傳承一定也很隱秘,流傳世面的東西不一定真實!
在這個時候《奇門鳴法》橫空出世,飛盤奇門也隨之轟轟烈烈爆炸開來。老宋宋奇鴻無疑成了一個引爆《鳴法》的浪尖上的人。后來《樞要》《擴囊》也被刊出。到現在為止到底孰是孰非依然是眾說紛紜。
本人的隱態師父李純然道長認為,飛盤奇門是實踐需要而誕生的。飛盤的實際改革者首推明朝嘉靖年間的神霄道人陶中文真人。據說《黃石公奇門七十二局》就是陶真人的研習心得。北京的王力軍老師是推動《鳴法》《樞要》《擴囊》三書出版的核心人物,據《易儒》可知王力軍老師也是《鳴法》傳承者之一。可惜王力軍老師的案例過于稀少,使得大家很難一窺其奧。最近又有王大正老師的飛盤面世,各種宣傳雷聲涌動好不熱鬧。
本居士在學習了杜新會大師的轉盤奇門后又接觸了宋奇鴻先生的《五元通圣秘法》,說句心里話深有感觸。因為對于一個底層開館吃飯的易學者,最需要的是鐵板三斧子。遇到事情來求測者最需要的是卦師能夠肯定的給予判斷,這些一方面需要卦師長期的實踐歷練更需要有核心的絕技才可以應對。當你給人判斷事情后,心里不撲騰才行。可能是這個,或者是那個,這說明對于奇門遁甲這門技術你根本還沒有入門。在這個時候看見奇門法術很晃眼,就開始畫符誦咒迷惑人,其實是害人害己,必落因果報應!
掌握一門技術的好壞,關鍵是運用。轉盤奇門幾乎得到了很大的普及,飛盤奇門現下依然混沌。飛轉都在它的實際效果如何。本居士自從喜歡上了飛盤奇門后上下求索,苦思冪想;終于在某日,隱態師父給予了許多幫助。可是世上的事情絕不是如程咬金夜夢學斧子那么簡單,師父給予指點并非事事俱到,在現實例證中點點滴滴的積累才是領悟奇門遁甲的王道。許多人認為通靈了,就萬事隨心,其實這是人心的極大妄想。任何人在學習奇門遁甲時只有自己真實明白了個中道理,又運用入心方為妥切。應該說民間師父的許多技巧很值得玩味,如《奇門先天要論》那樣子的文字深入并不一定就是真訣。大道至簡,直指人心。真實的東西拿來就可用,一用就靈驗才是真東西。一味的擺文字游戲,玄幻莫測,極易陷入迂腐不實之域。
有學友在觀摩本居士發表的案例后留言,希望我能夠給予詳細解釋判斷過程。此言差矣。若想成為一名高手,最好跟隨具備實戰經驗的老師悉心教導,方能漸入奇門門徑。這種隨便討要行為是很難獲得回應的。一分耕耘,一分收獲。
  • 打賞 支付寶掃一掃
  • 打賞 微信掃一掃